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455章 比试

第0455章 比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味县东边的那个无名山头其实应该叫山坡,因为它并不算太高。
  
      冯永带着关姬黄姬和杨千万三人,身后还跟着十来名部曲,爬到坡顶时,这才发现坡顶上有一块不小的平地。
  
      估算了一下,至少有后世的一个篮球场面积。
  
      花鬘早早就到了,看到冯永等人的到来,心里暗松了一口气,“我还道你不敢来了呢。”
  
      冯永抬着看了看天,“这不是还没过辰时吗?”
  
      花鬘的身后,十几个侍婢皆是佩刀带剑,环侍于侧,当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然后再看向花鬘身边的那匹马。
  
      只见那匹马浑身上下呈暗红色,骨节粗壮有力。
  
      即便是冯永不懂相马,但仍能一眼就看出此马定然不是普通的马匹。
  
      就算是如此,小心眼的冯土鳖为了防止翻车,仍然悄声地问向身边的杨千万,“魏然,你观此马如何?”
  
      “兄长,此马乃是上等的宝马。若是拿来当坐骑,也就是勉强算得上是一匹好战马。但若是拿来当运货之用,那当真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杨千万也低声道,“我前些日子跟随丞相,曾见过此马,听人说此马名为卷毛赤兔马,乃是孟获的坐骑。”
  
      赤兔马?
  
      那可是好东西!
  
      冯永喜上眉梢,赤兔马乃是天下第一名马,此马既然敢以赤兔为名,想来定然是差不了。
  
      没想到这小娘皮心肠竟然耿直到这等地步。
  
      花鬘看着冯永和杨千万嘀嘀咕咕,一副恩爱模样,当下就是有些酸溜溜地说道,“冯郎君莫不是胆怯了?”
  
      “急什么,我只是在看你带来的马合不合我心意。”冯永撇撇嘴,“我都没急着要马,你还怕送不到我手上?”
  
      听到冯永这么一说,花鬘身后那些侍婢皆是手按刀柄剑柄,怒目而视,看样子只待花鬘一声令下,就要刀剑向前。
  
      冯土鳖吓得心肝一颤。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关姬就已经越身上前,把他挡在后头。
  
      冯永身后的部曲也纷纷手持刀柄,只要对方有稍微一丁点不对,就要拔刀。
  
      前些日子冯永受伤的事,当真是把他们给吓怕了。
  
      冯永看着挡在自己前面关姬,心里一阵感动——果然自己是吃软饭的吗?不然为什么会感觉到有安全感呢?
  
      然后这才左右看看,嘀咕了一声,“怎么这么像是街头混混打群架?”
  
      站在最前面的关姬眼中精光湛然一扫,花鬘就觉得自己被眼前这个比娘子还要俊俏的郎君看了个通透。
  
      她的心里颤了一下,继而咬牙,哼了一声,对着冯永喊了一声,“只看待会你口舌还能不能如此利索!”
  
      然后看了看冯永所带过来的人,心头却是止不住地暗喜:果然不出我所料。
  
      “就带了他们三个?其他人呢?”
  
      “三个不是已经够了吗?”冯永从关姬身后探出头来,有些奇怪地问道。
  
      “三局两胜,我本还想着只带一个过来呢。但昨日你又没定下规矩,不知道你是打算连战到底还是一人只能打一场,所以这才带了三个过来。”
  
      为了今天的比试,冯永又不得不去找了诸葛老妖,让他把自己的左右司马归还回来。
  
      如今南中已定,诸葛亮也知道冯永这些日子一直在巡察南中各县耕种情况,所以很是爽快地解除了李遗和杨千万的门下督之职,让他们重新跟随冯永。
  
      不然他们几个都有军职在身,可不能随意脱身过来。
  
      不过今天李遗特意没有跟过来。
  
      如今南中大族正是最敏感的时候,李遗是李家的嫡子,若是他参与了这事,被人过度解读,说不得还以为李家开始联合自己打压孟家。
  
      这个关节上让诸葛老妖难做,说不得自己就要难受。
  
      有关姬和黄姬在,比箭术也好,比兵器也罢,都不用担心,如果是比力气拳脚的话那就更不用说了,那就是十足的胜率。
  
      而杨千万,只是用来做备用的——比马术的概率太小了,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也要以防万一。
  
      至于冯永自己,看戏就好了。
  
      若是换了其他人,看到黄姬要上场,只怕就要先笑话冯永一番。
  
      但祝融族以女为尊,花鬘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听到冯永这么一席话,花鬘眼珠转了转,娇笑道,“是我昨日疏忽了,不过如今定下规矩也不迟。冯郎君,你看我们是连战到底还是轮流上场?”
  
      关姬看到对面没有进一步的举动,这才又让开了身子。
  
      “随你便,你想如何就如何,最好快一点,我还等着早点牵了马回城呢。”
  
      冯永看了看天色,趁着太阳还没到中天,热气还没起来,早早打完早早回去休息。
  
      至于花鬘耍什么小心眼,他一点也不担心。
  
      花鬘看到冯永这副不耐烦的模样,暗地里差点恨得咬碎了牙,心道你既然是不知死活,那就别怪我把你的脸面给削干净。
  
      “那好!既然如此,我们就把昨日的三局两胜的规矩改一改,两边各遣一人下场,胜者留场,败者退场,三人先行轮完的一方就算是战败,如何?”
  
      “行行行!”冯永不耐烦地摆摆手,“比什么?”
  
      “自然是比拳脚力气,若是用了兵器,只怕刀剑无眼,伤了人就不好了。”
  
      花鬘看了一眼杨千万,笑吟吟地问道,“当然,若是冯郎君觉得不妥,也可以改。”
  
      冯永一听,差点笑出猪叫声。
  
      这丫头莫不是故意给自己送马来的?
  
      “怎么算是胜,怎么算是败?”
  
      “倒地不起者就算输。”
  
      “ojbk!”
  
      冯永摆了个谁也看不懂的手势,然后说道,“那就开始吧?”
  
      “好!”
  
      花鬘倒也利索,当下就把外袍给脱了,露出里头的紧身内衬。
  
      今天她没穿短裙,看不到那白嫩的小腿,让人略觉得遗憾。
  
      不过那紧紧贴在身上的内衬却是显露出了一副娇小玲珑的好身材。
  
      只见她走到场地中间,开口问道,“你们谁先上来?”
  
      看样子她是要先打头阵。
  
      “我来我来!”
  
      黄姬举起手,唯恐被落下了,正待举步上前,哪知却被站在她前面的关姬伸手一个拨拉,把她挡住,然后自己上前,抱拳道,“关索请花娘子指教。”
  
      “噫,这个关……”
  
      黄姬气恼不已,正要开口骂人,然后眼角瞟到冯永瞪过来一眼,这才想起自己如今乃是关家石女的妻室。
  
      当下只好咬牙作出一副情真意切的关心模样,“阿郎,你要小心些!”
  
      心里却是诅咒道,最好被人一脚踢倒在地再起不来!
  
      花鬘刚才被这好看的汉家郎盯得原本就有些恼怒,此时再一听到黄姬在旁边喊了一声阿郎,心里也不知怎的,就越发地生气起来。
  
      她嘴里“哼”了一声,“要打便打,啰嗦什么!”
  
      说着,右手握拳冲步上前,白生生的小拳头竟然带着隐隐的凌厉风声,直朝着关姬的脸上打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