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0544章 南乡游侠儿

第0544章 南乡游侠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越巂太守得了大汉丞相的指示,又屁颠屁颠地跑回了越巂,把中央的意思传达给了越巂长史。
  
      “五百个粮草官?!”
  
      当冯永从孟琰嘴里得知大汉丞相的意思后,当下就是大叫一声,“孟太守,你确认是五百?不是五十?”
  
      “自然是五百。”
  
      孟琰肯定地说道。
  
      冯永一听,当下脸色发白,嘴唇哆嗦,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这尼玛的何止是抽血?
  
      根本就是在自己的胸口挖个洞,准备安装水泵,要把自己抽成干尸!
  
      南乡最好的人才,那自然是能从学堂里毕业的学生。
  
      毕竟年纪小,正是学习的时候,而且又是封闭性让他们专心学习,没有其他干扰,学习知识那是最快的。
  
      再加上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必须能通过学堂的考核,正常毕业,才能得到最好的出路。
  
      所以他们有着强大的学习意愿。
  
      等他们从学堂里出来,再到各个地方实习两年,开了眼界,了解底层,积累下务实的经验,以后就是最好的基层骨干人才。
  
      如今根据自己的指示帮忙处理各种政务的幕僚团,大部分就是学堂里毕业出来最优秀的学生。
  
      这批人以后就算是因为出身的关系,做不成地方主官,但做县长县令的幕僚,那肯定是能胜任的。
  
      要是有哪个狗屎运逆天,祖坟冒青烟,一不小心混进了朝廷正式承认的编制内,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学堂里出来的学生毕竟是少数,而且流动方向也被冯永牢牢地控制在手中:这种人才自己都不够用,谁特么会白痴让给别人?
  
      至于南乡第二等人才,那就是南乡士卒。
  
      南乡士卒算是职业军人,而且他们平常也是封闭性的,在训练之余,也会强制性地让他们识字读书。
  
      比起学堂的学生,南乡士卒有速成的意味,他们当中的大部分人,以后的成就肯定比不过学堂毕业的学生。
  
      除了不但命好而且命硬,能在沙场上博出成就的个别人。
  
      剩下的,要么在军队里当个什么屯长曲长之类的,要么就是退役之后,在冯永的产业下当个小管事,要么就是像如今这般,在冯永的管辖范围内,在地方当个里长之类的。
  
      想再进一步,难。
  
      毕竟只是认五百常用字以及最基础的算术,所以只能算是最基础的人才。
  
      但好在他们受过严格的训练,有组织纪律性,可以拿来应急。
  
      为什么冯永如今身边还留着一百多个南乡士卒?
  
      那是因为他们连五百常用字都还没认完,派出去有毛用?
  
      如今孙水河谷三县下发到乡亭的公文,在外人看来那都是奇葩无比,因为上头写的都是白得不能再白的话语。
  
      原因就在于,稍微文言一点的公文,底下的大头兵他看不懂啊!
  
      至于第三等人才,那就是南乡各个工坊矿场里头的职工。
  
      他们有一定的组织纪律性,但识字率参差不齐,大部分没有连最基础的三百字都达不到,更别说五百常用字。
  
      最多也就是能背个乘法口诀。
  
      除了管事队长这种骨干必须要强制性地扫盲之外,剩下的没多大指望,所以在冯永眼里,第一代职工根本就是消耗品。
  
      只有再过上个四五年,经过学堂强制洗礼的那些第二代,至少在工坊职工里占据一半以上的人数,冯永才敢放开人才流动的口子。
  
      如今诸葛老妖一开口就是要五百个粮草官,基本就是把南乡勉强合格的人才一抽而空,这怎么不让冯土鳖暴跳如雷?
  
      你有多少粮食?竟然要五百个粮草官?打算让他们数着米粒玩?
  
      “五百没有,二百五够不够?”
  
      冯永捂着胸口,哆嗦地问了一句,打算来个落地还钱。
  
      孟琰的眼神很飘忽,“这个,冯长史,某只是个传话的……”
  
      传你妈!
  
      冯永差点就想打死眼前这个看起来面目憨厚的南中蛮夷。
  
      你没事跑回锦城,然后突然又跑回来,跟我传这种话,要说这事跟你没关系,我当场就能的脑袋拿下来当球踢!
  
      看来自己积攒了几年的底子终于还是被诸葛老妖发现了,告密的人,很明显就是眼前这个家伙。
  
      想着诸葛老妖磨刀霍霍准备割自己的韭菜,冯土鳖心里就是一阵心痛。
  
      妈的,我和诸葛老妖果然是命中相克,从来都是我在别人身上割韭菜,一遇到诸葛老妖就被他割韭菜。
  
      “丞相,没说其他?”
  
      冯永不甘心地问道。
  
      “丞相还说了,冯长史在邛都苏祁登台三县复都试之法,乃是大汉他处未有之事,故可宽容而待,此三县役兵,冯长史可皆自任之。”
  
      冯永一听,心里就是“呸”了一声,这么个鸡肋的补偿,我要来何用?
  
      如今的大汉,除了那几个都督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主调动兵力外,剩下的各个郡守,虽在名义上掌军,但底下还有郡丞、司马等大小相制,并无随意扩军之权。
  
      越巂算是边郡,实权掌握在冯永这个长史手中,同时按规矩还多了都尉这个职位。
  
      都尉其实就是掌握边郡军事的人。
  
      但越巂的四个都尉……两个是冯永的小弟,两个是冯永推荐的。
  
      孟琰这个名义上的太守之所以也能掌握一部分的兵力,其实就是为了制衡冯永。
  
      如今大汉丞相给了冯永自任三县役兵的权利,那就是相当于是赋予了他小范围内的都督之权,可以随意地在三县之地扩兵。
  
      那已经算是对他非常信任的表现了,这可是在大汉的官员里,梦寐以求的待遇。
  
      但这对冯永来说……有毛用?
  
      我又没打算造反。
  
      再说了,我就是想造反,三个县再怎么扩兵,能干个啥?那也不够用哇!
  
      这根本诸葛老妖想看看恢复都试之法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所以才借口让自己放开手脚。
  
      “丞相对长史,可是看重得很啊。”
  
      孟琰一脸的黝黑,一脸的憨厚,马屁拍得直接而直白,“能自任三郡役兵,大汉除了那几位都督,也就冯长史有这等专权。”
  
      淳朴呢?
  
      南中夷人……子弟的淳朴呢?
  
      冯永看着孟琰,一阵无语。
  
      不管冯永愿不愿意,南乡的大抽血势在必行。
  
      建兴四年十月,南乡县在冯永调动人员几个月后,再一次进行大调动。
  
      民间传闻,这一次是要调到锦城当卫士。
  
      地方上的壮丁轮流到锦城当卫士,这个很正常。
  
      但对于南乡县来说,却是第一次。
  
      不但南乡县令亲自挑选士卒,甚至还备了宴席,让这些士卒吃喝完结,这才让他们启程。
  
      这些年地方上征兵,从来都是挑了人就走,甚至还强制拉人,从来没有说过征兵官府还请吃喝的,这南乡的做法,在绝大部分人年来,倒是第一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