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465章 左手操枪,右手握刀的男人 8200字

第465章 左手操枪,右手握刀的男人 8200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昨天绪方陪着阿町在外面玩得很尽兴,心情大好。
  
  大好的心情+酒劲,让绪方昨夜要比往常都要亢奋、有精神。
  
  在绪方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将近耗竭时,刚好发现周围的光线变亮了——窗外原本漆黑的天空开始发亮。
  
  “阿町,阿町。”绪方抓住阿町的双肩,用力摇晃着阿町,“天亮了,你不是说要看新年日出吗?醒醒。”
  
  一宿没睡再加上强烈的疲惫,让阿町现在已经处于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绪方用力摇了她几下,她才终于勉强恢复了些精神,将双眼稍微睁大了些。
  
  “天亮了吗……?”
  
  “是啊。”绪方扯过一旁被子,裹在身上仅剩上身部分的女忍服的阿町身上,然后扶着阿町坐在窗边。
  
  顺便一提——下身部分的女忍服被随意地扔到了房间的一角。
  
  至于是什么时候扔过去的——因为昨夜喝了不少酒的缘故,绪方也不太清楚个中细节了。
  
  “你看,我的这方法很有效吧?”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朝阿町说道,“这样一来,就能准时看到新年日出,不用担心睡过头了。”
  
  “这种看新年日出的方法,我之后不想再试第二次了……好累……好困……”阿町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抬起手指揉着昨夜拜某人所赐,现在仍有些不舒服的喉咙。
  
  并肩坐在窗边的二人,专心致志地看着窗外天空的变化。
  
  运气相当不错,不仅昨天的除夕是晴朗的大晴天,今日的元旦也同样是那种会让人的心情不由自主地变好的好天气。
  
  漆黑的天空首先是慢慢发蓝,带一点深紫色后马上又变成浅红色,接着变成桃红色,再变成粉红色。
  
  不仅是天空变色。
  
  朝苍穹下望去,视野范围内的建筑逐渐从一片黑暗中浮现出来。
  
  目力所及之处全都笼罩在浅浅的粉色的光线里。
  
  在千万坐看新年日出的人的期盼下,终于——太阳出来了。
  
  一抹明亮的曙色缓缓地从天东头冒了出来。
  
  接着,沉默了一宿的鸟雀也开始叽叽喳喳地啼鸣着,扑棱棱地上下飞窜。
  
  虽然天幕上还浮荡着薄翳,但是曙色深处,一朵嫣红的朝霞蓦地绽开了。
  
  天上的云彩被染成了淡淡的金色。
  
  一列列金色的云彩排列在太阳的周围,就像群臣恭候君王似的。
  
  淡粉色的天空慢慢转变为了冬季特有的清澄蓝色。
  
  “到宽政三年了呢……”阿町望着太阳,呢喃道。
  
  准确点来说,在几个小时前的凌晨0点时,时间就已经跳转到宽政三年(公元1791年)了
  
  不过这个时代的人的时间观里,并没有过了凌晨0点就是第2天的这种观念。
  
  所以在阿町的认知中,天亮了才算是新的一天。
  
  从一片漆黑到曙光乍现——其中的惊艳变化,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望着窗外那艳丽的朝霞,绪方只感觉用熬了一宿的方式来等待新年日出是值得的。
  
  原本半睡半醒的阿町在看见曙光出来时,也是满脸的雀跃,眼中再无半点困意,兴致勃勃地观赏着天空的变化。
  
  绪方猜测阿町肯定也和他一样,觉得昨天的熬夜是值得的。
  
  观赏完新年日出后,绪方和阿町接下来的活动自然而然便是——睡觉。
  
  看完日出后,刚被短暂压下去的困意、倦意便如潮水般涌出,瞬间摧毁了阿町的意识。
  
  阿町已经困到将双眼一闭就能迅速睡过去的程度。
  
  她现在只想睡觉。只想赶紧钻进被窝上好好睡一觉,其他的事情一件也不想干。
  
  论困、论倦,绪方其实并不输给阿町。
  
  因为昨夜基本上都是绪方在动,阿町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躺着或被绪方抱着。
  
  于是——宽政三年(公元1791年)的第一个早晨,绪方和阿町是在睡眠中度过的。
  
  ……
  
  ……
  
  在“生命力”的作用下,绪方的体力飞速地恢复着。
  
  一口气睡到中午时分后,绪方便自然醒了。
  
  虽然感觉脑袋还有些昏沉,但身体已经恢复了7成左右的体力。
  
  阿町仍旧睡得深沉。
  
  绪方没有打扰阿町,让阿町接着睡。
  
  自己则是到外面买些即使放凉了也无所谓的小吃,让阿町在醒来后就可以直接有东西可吃。
  
  阿町一直睡到下午的2点多钟才终于醒了过来。
  
  做完了简单的洗漱,吃了点绪方给她买来的已经分不清是早饭还是午饭的食物后,阿町就拿出了她和绪方前些天所买的屠苏酒。
  
  在正月喝屠苏酒也是日本的新年习俗之一了。
  
  屠苏酒有着预防感冒,调理消化机能,祛风散寒的功效。
  
  所以在正月里家人一起饮用屠苏酒吗,有着在新的一年里祈求无病息灾的寓意。
  
  一般来说,新年所要喝的屠苏酒都是自酿的,但因为绪方他们没有那个条件自制屠苏酒,所以只能去买摆在货架上的屠苏酒来充数了。
  
  绪方虽然是那种并不讨厌喝酒的人,但也不是像源一那样能够天天杯不离手的“酒精爱好者”。
  
  昨夜已经喝了好多的酒了。
  
  绪方现在对酒已经起了些许的生理不适,今天一整天都不想再喝任何含有酒精的液体了。
  
  但在阿町的强烈要求下,绪方最终还是勉强喝下了几杯屠苏酒。
  
  在绪方放下喝干净的酒杯后,阿町便兴冲冲地朝绪方说道:
  
  “好了!我们去新年参拜吧!”
  
  “今天就去做新年参拜吗?”绪方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现在去锦荣神社那里做新年参拜的话,人应该会很多吧。明天或后天再去做新年参拜,应该也没有所谓吧。”
  
  新年参拜——也称初诣。算是最具日本特色的新年习俗之一。指一年中第一次去神社或寺院参拜,祈求平安。
  
  锦野町没有寺庙,只有一座锦荣神社,所以要去做新年参拜的话,就只能去锦荣神社——除非你闲得发慌,跋山涉水地去其他地方的寺庙或神社进行参拜。
  
  新年参拜并没有一个特定的期限,并不一定非要在1月1号去参拜,你在一月的其他时间段去参拜也没有所谓。
  
  “我们现在反正也很闲,不是吗?”阿町道,“反正都闲得没事做,干脆就去新年参拜嘛。”
  
  见阿町似乎很想现在就去新年参拜的样子,绪方也随了阿町的意,与阿町一起换好衣服,在腰间佩挂好大释天与大自在,出了旅店,直奔位于锦野町中心的锦荣神社。
  
  在抵达锦荣神社后,浮现在绪方面前的光景,丝毫不出绪方的预料:到处是人。
  
  人流从锦荣神社内排到锦荣神社外。
  
  不过对于曾在前世见识过春运、国庆出游的绪方来说,这点场面只能算是小场面。
  
  锦荣神社建在锦野町的町中心的高处。
  
  若想进入锦荣神社,还得再踏上二十来阶的长有些许绿色苔藓的石砖台阶才行。
  
  不得不说——神社大门外的这二十来阶的长有苔藓的绿色苔藓,让这座锦荣神社看上去多了几分神圣感、神秘感,添加了不少的逼格。
  
  人流的移动速度还算快。
  
  渐渐的,绪方和阿町终于走完了这二十来阶的石砖梯。
  
  在踏上最后一阶的阶梯后,一座有着3米多高的朱红色鸟居便出现了绪方的眼前。
  
  鸟居是个外形像个“开”字的大门,用来区分神居住的神域和人类所居住的世俗界。
  
  穿过鸟居、进入神社,便意味着进入神域,接下来的行为举止都需注意。
  
  不同地方、供奉着不同神明的鸟居,其样式都有所不同。
  
  锦荣神社所供奉的神明,是稻荷大神。
  
  所有供奉着稻荷大神的神社,都使用着同一样式的鸟居:台轮鸟居。
  
  因为所有供奉稻荷大神的鸟居都是台轮鸟居,因此台轮鸟居也被称为“稻荷鸟居”。
  
  新年参拜也是有很多规矩的。
  
  在来到鸟居的跟前后,阿町领着绪方站在侧面。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后,毕恭毕敬地对着神社所在的方向鞠躬致意。
  
  这便是新年参拜的其中一个规矩之一——在穿过鸟居,进入神社之前,得先对神社所在的方向鞠躬致意,以示对神明的敬意。
  
  绪方可不信什么神佛。
  
  但因为阿町是半个神道教信徒,她很尊敬神道教的缘故,为了尊敬阿町的信仰,绪方也跟着阿町一起整理身上的衣服,然后毕恭毕敬地站在鸟居之外,跟着阿町一起对着神社所在的方向鞠躬致意。
  
  向神明献上敬意后,绪方和阿町穿过鸟居,正式进入锦荣神社内。
  
  在进了神社后,绪方才突然发觉——这似乎是他自穿越到这后,第一次进入神社。
  
  此前一直没有什么进入神社的机会。
  
  第一次进入神社,绪方抱着参观的心态,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锦荣神社毕竟只是一座位于一座小城町中的小神社,因此也没啥好看的,只有一座主殿。
  
  从鸟居到主殿的那一片庭院间,能看见好几间由锦荣神社的巫女们所张罗的摊贩。
  
  摊贩上面主要就卖一些带有神道教特色的辟邪物品,比如破魔箭。
  
  望着那些身穿白衣绯袴的巫女服、在摊子间忙前忙后的巫女们,绪方不由自主地拉了拉身旁的阿町的衣袖,朝阿町低声问道:
  
  “你真的不能试穿一下巫女服吗?”
  
  绪方的话音刚落,便被信仰着神道教的阿町不假思索地回答:
  
  “不行。”
  
  ……
  
  ……
  
  又排了一段时间的队后,绪方和阿町终于来到了主殿前。
  
  在向神明许愿前,还得先去洗手。
  
  在主殿的旁边摆放着名为“手水舍”的木制水桶,水桶上搭放着数柄名为“柄杓”的木制长柄勺。
  
  参拜许愿者得先用柄杓舀起手水舍里面的水洗净双手,才能去向神明参拜许愿。
  
  之所以要洗手,是有着在神域内洗净身体污秽的含义在里头。
  
  洗手的顺序还有讲究的。
  
  不论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都必须得先用右手握持柄杓洗净左手。
  
  然后才改换用左手握持洗净右手。
  
  洗完手后再舀起一捧水来漱口。
  
  关于怎么漱口也有讲究,得将水先倒进左手中,将左手捧着的水倒进口中。
  
  漱口水不能喝,必须吐出来。
  
  漱完口后便再洗一次左手。
  
  最后用柄杓再舀一次水,接着两手握住柄杓将其立起。
  
  让柄杓内的水顺着柄流下来。
  
  这样清洁了双手,又清洁了柄杓。
  
  至此,才算是洗完了水、洗净了身体的污秽,可以到主殿前进行参拜许愿了。
  
  耐着性子做完繁琐的“洗净污秽”的仪式后,绪方跟在阿町的后头,来到主殿跟前。
  
  供奉着稻荷神的主殿跟前摆着一座钱箱。
  
  参拜许愿就在这座钱箱前进行。
  
  神明也是有很俗的一面的。
  
  若要向他们许愿,还得先给他们塞钱。
  
  往钱箱塞完钱后,就直接站在原地原地参拜许愿。
  
  不过也不需要塞太多,随便给点铜钱意思意思即可。
  
  绪方和阿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铜钱扔进身前的钱箱中,然后和阿町一起握住挂在他们和钱箱之剑的铃铛,用不轻也不重的力道摇晃着。
  
  摇铃象征着通报神明,告诉神明你们的到来。
  
  摇完铃后,绪方跟着阿町一起对着身前的主殿鞠2次90度的躬,然后在胸前用左右手击掌两次。
  
  接着双手合十,可以开始许愿了。
  
  因不信神佛的缘故,绪方并没有什么许愿的动力。
  
  但毕竟也是花了一番力气才终于站在了神殿前,所以绪方最终还是许了个“希望今年我、阿町、我所有的朋友今年都能平安”的愿望。
  
  在对着神明许完新年愿望后,一道感慨没来由地在绪方的心底里浮出:
  
  ——旧的一年真的过去了……真的到宽政三年了呢……
  
  今天中午起床的时候,绪方对“新年到来”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
  
  在陪着阿町出来进行新年参拜,好好地感受了一番具有古代日本特色的年味后,绪方对“新的一年真的到来了”这一事才渐渐地越发有感悟。
  
  回忆着过去的一年所发生的事,绪方不由自主地展露出一抹苦笑。
  
  许完愿后,再对着身前的神殿鞠一个90度的躬。
  
  最后,再轻鞠一躬。
  
  至此,参拜许愿便可宣告结束了。
  
  从神殿前离开后,绪方朝阿町问道:
  
  “你许了什么愿啊?”
  
  “许的愿如果告诉外人的话,就不灵啦!”阿町没好气地说道,“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那些巫女们张罗着的摊子看看吧。”
  
  绪方跟着阿町来到神社巫女们所张罗的那几个摊子前。
  
  刚刚在排队时,绪方就远远地打量过这几个摊子,知道这几个摊子专卖各种各样的驱邪物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