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镇妖博物馆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缘法流转

第四百八十八章 缘法流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道衍看着眼前的少女,沉默之后,觉得似乎来得有些不是时候。
  
  天女往旁边侧了一步。
  
  道衍在道谢之后,走入了博物馆内,虽然说已经知道是梦境里的事情,可是他看到卫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到那个梦,心里的感觉稍微有点古怪。
  
  “是你……道衍大师。”
  
  卫渊有些惊讶于道衍的突然来访,而后注意到了黑衣僧人手中所握着的那一卷古书,微微皱了皱眉,道衍缓声道:“……贫僧有一物,还要请卫馆主一观。”
  
  卫渊想到他第一次来博物馆时候,也是要让他看一看。
  
  毫无疑问,过去的自己做的事情——扭转道衍的命格。
  
  确确实实是让道衍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面深深记住了他,不曾忘记。
  
  至于是仇恨。
  
  还是说那股从小养成的强迫症。
  
  导致明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命格,结果最后死活对不上的憋屈感,让道衍死活咽不下这一口气。
  
  总之道衍是和卫渊杠上了。
  
  这样的执着让卫渊都要忍不住咬牙叹息一声。
  
  过去的我……
  
  你究竟是做了些什么啊!
  
  眼看着道衍神色执着,卫渊也只好向珏和圆觉他们解释了一声,而后回到了平常打坐炼气的静室里,道衍四处打量了下,安静坐下来,然后面不改色挪移椅子。
  
  直到椅子的四个腿恰恰好落入方形瓷砖里面。
  
  没有压到任何一边的线。
  
  椅子的每一个落点距离这一块方形瓷砖的边缘相等。
  
  也没有压住瓷砖上面的装饰图案。
  
  这才眉头舒展开来,神色舒爽。
  
  单手竖立胸前,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
  
  “卫馆主,请看此物。”
  
  他翻手取出了那一卷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古书,然后小心翼翼地递给卫渊,毫无疑问,那是一卷手稿,甚至于可以说只是草稿,书页的边缘角落也早已经泛黄。
  
  卫渊神色缓缓郑重下来:“这是……”
  
  他的手掌轻轻按在了这一卷古书上。
  
  眼前有无数的画面流转不定。
  
  亲眼看到卫渊再度和古书之上的书卷勾勒,而和眼前之人的前世有过深仇大恨,至少是自己认为是深仇大恨的少年僧人却没有如何动作,更不曾趁这机会出手,最终只是双手合十。
  
  至于理由……
  
  木门缓缓打开。
  
  系着高马尾的少女在外面轻轻哼着歌。
  
  流风盈满了整个博物馆。
  
  兵魂盘坐在地,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块拳头大的磨刀石,一点一点磨着刀刃,一边磨刀一边瞥着道衍,笑容憨厚,磨刀的声音几乎是刮着耳朵过去的。
  
  道门的两个小家伙姑且不说,那抱着零食啃着的少女,眉宇之中有凛然烈焰的气息。
  
  高大健硕的圆觉拖地,但是那拖把分明是特殊金属打造的……
  
  一道道视线似有若无落在了少年僧人身上。
  
  他们好像什么都说了。
  
  又好像什么都没有说。
  
  圆觉把沉重的拖把放在一侧,爽朗笑道:
  
  “道衍小师傅,要吃点什么吗?”
  
  道衍面无表情,收回视线。
  
  ……………………
  
  嘉靖十八年己亥六月。
  
  是月,浙江天目山崩一角,出蛇数千。
  
  ——《万历野获编》·明。
  
  就在今年的二月,嘉靖皇帝在外出的时候,连续三次遭遇了火灾,最后一次险些连他自己都被卷入其中,龙颜大怒,倒是让不少的官员吃尽了苦头。
  
  不曾有人知道,天目山下崩裂了一角,曾经踏出一人。
  
  浙江义乌。
  
  这里也属于是江南道的区域,多水,有一座天然的水塘,呈圆月之形,那里面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岛,这儿的本地人都把这地方叫做是犀牛望月,却有一个石窟,里面一名男子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伸出手捧了一把水擦拭了脸,吐出一口浊气。
  
  水流倒映出的是一张看上去至多只有三十余岁的脸,黑发用碧色的发簪竖起,一身灰衣,气质苍古,明明看上去只是二十余岁,鬓角却已经斑白,似是水里略有凉意,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面庞之上浮现死寂之意。
  
  许久后方才勉强起身,望着远处,双眼茫然,呢喃道:
  
  “嘉靖之年……”
  
  “为何,我竟还不曾死?”
  
  自天目山下崩裂之后,他始终在这一片土地上徘徊,不知为何,他竟然什么都不再记得,可即便是什么都不再记得了,但是他缺又莫名其妙,懂得很多的东西,野外的一些野兽,飞鸟毒蛇都不能侵身。
  
  更是做得一手好厨艺,懂得很多的医术。
  
  但是自己为何会在天目山下,他确实是始终想不起来。
  
  他只是记得,自己在洪武年间,或者说最多靠后些的时候就该死去了,但是本该死的人没有死,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了这样的结局?
  
  当死之人不死,没有比这更为违逆命运的事情了。
  
  几乎只是隐隐约约记得些许过往的灰衣男子只是漫无目的地徘徊着,而这一日来到义务的时候,远远听得到了些许打闹的声音,是一些当地的孩子们在争论着谁家的戏曲儿唱得最好,这边儿的婺剧可是旁的地方没得听的,没有书读的孩子们大多喜欢这些故事。
  
  一边玩笑着一边打闹嬉戏,农家子弟出身,难得有闲暇。
  
  正自玩耍着,抬头却见到了前头居然还有一人,身穿灰衣,神色算是平和,但是看上去却有些无精打采,似乎是要死了似的,都给吓了一跳。
  
  其中一名瘦弱少年,面目憨厚,被吓得往后跌倒,是这灰袍男子伸出手拉了一下,才不至摔倒在地,男子语气温和询问:“没事吧?”
  
  “没,没事……”
  
  那瘦弱少年连忙摇头。
  
  众少年见到这个灰袍青年脸上一个说不出的病弱之色,仿佛病入膏肓,或者说,这是个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人都有人相信的,连忙招呼自己的同伴避开来。
  
  可是那最瘦弱的少年心里良善,迟疑了下,还是跑过来,把自己怀里的饼递过去一张,然后转过头,担惊受怕似地跑开,灰袍男子微笑道谢,而后坐在那里,默默吃着这不是很好吃的食物。
  
  几个少年回去以后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撞了鬼,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