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人族灯塔 > 五百四十五章·“此时苏凛终于骑完了马.”

五百四十五章·“此时苏凛终于骑完了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几天,苏明安和茜伯尔去了很多地方。
  
  天灾毒雨刚刚过去,穹地的许多部族受灾严重,许多人骤然失去了亲人。
  
  此时,茜伯尔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领导才能,她妥善进行灾后重建工作,亲自慰问周边的部族,充分展现出了第一部族的族长气度。
  
  面对她这个昔日被唾弃驱逐的异教徒,不少人都神情尴尬。
  
  封长死前的请求是,不要公开双神的真相。苏明安和茜伯尔都尊重他,没有公布真相,依旧维持着佰神是正神,玖神是邪神的大众认知。
  
  只不过,如今的佰神苏明安,站在了这唯一的玖神信徒身边,支持着她。
  
  更改信仰确实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无异于对人们剥皮拆骨。更别说诅咒本就来源于信仰,即使换了神明,也不过是慢性死亡。
  
  唯有苏明安成就了佰神,才可能打破这种死局。
  
  但渐渐地,人们发觉……好像茜伯尔这个异教徒,好像没有那么邪恶。
  
  甚至,她更加比普通人更加聪慧、睿智、善良,有大局观。
  
  可惜,他们发现的太晚,茜伯尔所遭受的一切侮辱和伤痛,已经无法被弥补。
  
  在这几天,苏明安也接了些支线任务,比如建立结界,驱散夜雾;或是击杀野兽,清扫安全空间等。
  
  这些任务对完美通关没什么用,以往他看都不看,但这些天却是有了做任务旳空闲时间,零零散散下来,他收获了80积分。
  
  没有玩家,没有敌人,没有时时刻刻的副本危机,所有人都信仰他、爱戴他、尊重他,无论他走到哪里,人们永远围绕在他的周围。
  
  他和茜伯尔,去重建家园,巡查穹地,清扫野兽,晚上便在族民热情准备的最好建筑里睡下,还有最新鲜的蔬菜和水果,最好的烤肉……这旅游休闲感,与前几天紧张到濒临崩溃的痛苦完全不同,让人有种犹在梦中的错觉。
  
  他突然不必那么紧张,不必那么步步为营,不必绞尽脑汁到每分每秒。
  
  所有围绕在身边的人,都喜欢他。
  
  他简单回想了下他的攻略进程。
  
  先是被渡鸦指引,回到五年前救人。又回到古堡,阻止触须茜伯尔净化穹地。最后再用灯塔教忽悠人,以获得信仰,期间经历了数次异化、死亡、疯狂……
  
  不得不说,那群榜前玩家输得不冤,他们并没有【钦望的羽毛笔】,无法绘制天赋觉醒法阵,来让人们相信他是苏醒的佰神。
  
  完美通关……真是一环扣一环,第二世界诺莉雅的玫瑰花,能影响到第七世界的破局,第五世界的天赋血脉觉醒法阵,也能为第八世界带来便利。
  
  但若是差了一步,就可能是一步差,步步差。
  
  ……
  
  第十四天的晚上,天上落了雪,他在一间木屋住下。
  
  茜伯尔站在窗口,看着窗外洁白的落雪,白片如柳絮一般沾在窗纱上。
  
  寒风吹起她莹白的发,她的眼神显得浅淡而安然。
  
  “……要结束了。”她说:“明天,就是第十五天了。”
  
  苏明安靠在角落里,玩着腕表自带的贪吃蛇小游戏。
  
  “我从来没有活过十五天。”茜伯尔笑了声,看向她的双手:“这一次……我的身体没有任何损坏,身上的诅咒没有被激发,每次轮回都会腐烂的手也很干净……终于,我活到这一天了。”
  
  “嗯。”苏明安说。
  
  “……真好啊。”茜伯尔说。
  
  她注视着窗外的雪,似乎透过遥远的寒风,望见了很多东西。
  
  一幕幕过往的画面,掠过她的眼前。
  
  “我一直……在等待着成功的这一天。”她说:“然后,这一天,很遥远的,虚无缥缈的这一天……突然走到了我的面前。”
  
  苏明安放下腕表,看着她。
  
  “苏明安,我从来都害怕,我害怕我配不上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苦难。”她说:
  
  “所有的,我熟悉的人们,总是一次次与我擦肩而过。有的轮回,我能看到还活着的他们。但更多的时候,当我走到他们面前时……他们已经变成了尸体。只要我晚来一步……他们就会如每个轮回一样,按照固定的方式死去。
  
  岩浆,污泥,诅咒,毒雨侵蚀……有的时候,我真的会想……除了我以外,这群人是真的存在的吗?还是说……他们只是固定程式的东西,永远只会按照规定的命运行动,如果没有我来打断,他们就会在固定的时间点,以固定的方式死去?”
  
  苏明安有些惊讶。
  
  茜伯尔的想法……和他的想法很相近。
  
  “在很多次的轮回中,有些人……我永远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茜伯尔说:“即使重来的次数再多,也总有无法改变的事……”
  
  沉默片刻后,她轻声道:
  
  “……比如他。”
  
  “无论我是想要解释,还是反抗……无论我选择任何面对他的方式,他都只会给我留下离开的背影。”
  
  “因为我试不到一个‘最佳’的结局。”
  
  “我们注定处在不同的命途中,谁也无法拯救谁。”
  
  “所以,这一次,即使是最佳结局的这一次,”她侧头,笑容有些疲惫。
  
  她的脸色显得格外苍白,像是包裹在火红袍子里的一团白雪。
  
  “……也一样。”她说。
  
  她哈了口气,热了热有些冰凉的双手,那双淡色的眼珠在细长的眼眶里微微颤动。
  
  “我已经记不清,这次是多少次的轮回了。”片刻后,她说:“我的记忆越来越模糊,脑中的东西也越来越零碎。有的时候,我会忘记一些东西,有的时候,我又会想起一些新的……你说,苏明安,你觉得,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吗?”
  
  “你和我,绝对是第一次见面。”苏明安说:“但不清楚,你和我附身的这个角色,是不是第一次见面。”
  
  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到了时间就会离开。
  
  但他附身的这个人,是茜伯尔的幻想造物,是她长久的思念中,由她的信仰能力形成的真实生命。是她在无尽的轮回中突然出现的人,是她轮回中的唯一一个变数。
  
  “如果……我是说如果。”茜伯尔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在此前的数个轮回中,我和我的幻想造物曾经走到过第十五天,他成功成神,推翻了那面黑墙。但最后,我们却没能解决诅咒的问题,轮回再度重启。
  
  而我,忘记了这一切,只以为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