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大道临世 > 第四章 非好酒不饮

第四章 非好酒不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今年的元月二十八日,姜望才年满二十一岁。
  
  也就是说,在今日的大祭上,诞生了一个尚且不到二十一岁的、食邑三千户的军功侯爷,其名姜望!
  
  把大齐帝国当代以功封侯的最年轻记录,又生生往前提了数年!
  
  而且食邑三千户是什么概念?
  
  三千户齐国百姓,生杀予夺,皆付姜望一人。
  
  如姜望这般,在伐阳之战理有所贡献的,攻阳而以青羊镇为封地。一方面是借助姜望在当地旗帜般的影响力,帮助齐廷巩固在阳地的统治。另一方面,这种封地,姜望作为封主,只享有税权。且赋税在齐税的基础上,只能减,不能加。
  
  对封地百姓的治理,仍然是延续齐廷的权力。他虽然能够左右镇厅官员的任免,但诸如亭长的位置,也需要向郡府报备。如若残民过甚,也会被齐廷追责。
  
  就像这一次伐夏战争,攻灭夏国社稷后,齐廷也原地划了一些封地,分付给有功将领。诸如姜望受封螭潭、重玄胜受封鸣空寒山本质上也是借助这些伐夏功臣的威望,稳固在夏地的统治。同时这些封地的权力,也远不能及食邑。
  
  更重要的一点是,无论螭潭、鸣空寒山还是青羊镇,都是刚刚打下来而得封。
  
  虽在法理上已是齐地,要切实地治为齐人,还需要时间。属于一种战争的特殊情况。
  
  而封侯所得食邑不同,封的都是那种世代在齐的齐人,是真正与国势紧密相关的大齐百姓。
  
  相应的户籍名册,之后都会交到姜望手中。
  
  姜望可以把他们都迁到自己的封地里去,征归第一批完全由自己掌控生死的百姓。也可以放在原籍,就只是征税。
  
  这三千户百姓的供养,对于超凡强者来说,不算什么太大的富贵。可是它代表的,却是一种至高荣誉。
  
  代表公侯此生,与国同荣,可以和天子一起,享受万民供奉。
  
  食邑越多,对国势就能有越多的利用。
  
  在官道体系中,于修行有莫大的好处!
  
  定远侯在三十三年前就有破夏首功,而后征伐多年,累功无算,凭借灭阳之战的精彩表现,终于封侯。
  
  当时食邑,也只有七千户还是此次伐夏之后,先破剑锋山、逼退虞礼阳,后斩夏镇国军统帅龙礁、先登同央城,又有统御秋杀之功,才增加食邑三千户,益为万户侯。
  
  一般来说,万户侯就已经是勋爵之极。
  
  而姜望在弱冠之年,就已经完成了食邑三千户的成就。
  
  这不仅仅是他個人的荣罐,放诸天下列国,也是能够较论武功的人们欢呼,庆贺的是大齐之未来。
  
  丹阶之上。
  
  姜无华抚掌而笑,脸上尽是开怀。
  
  姜无邪一边笑一边摇头,剥了一颗润白的雪果,一口吞下。
  
  唯独是姜无忧,扶膝正坐,一点多余的举动都没有。满心喜悦,都在凤眸中时至今日,没人再怀疑她当初的眼光。
  
  那一句“所谓英雄,就是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的人。"
  
  几乎从一种美好的寄语,变成了对姜望的切实描述。
  
  而她当初为得姜望一诺,不惜将自己海外资源尽数投入——此等在当时被人们视作莽撞的豪赌,今日再看,却是收益何止百倍千倍的巨利投资?
  
  种下一个青羊男,收获一个武安侯!
  
  如姜望这般年龄就有这般勋绩的,纵览齐国历史,也见不着几个。
  
  秉笔太监丘吉,亲自为姜望披上彰显武安侯身份的华贵蟒袍。
  
  就如为冠军侯重玄遵披衣的,也是与他相熟的秉笔太监仲礼文一样。愈是这些细节里,愈能见天子之恩赏。
  
  齐人尚紫,这侯服亦以紫色为底,贵不可言。身前身后,九蟒如吞云雾。
  
  山河万里在袍角,如梦似幻的星影,只在走动时隐现,
  
  盖去了青衫潇洒,乃得见王侯风流!
  
  此衣一披,已是人臣之极。可以平视朝议大夫,见九卒统帅也无须避道,有旁听政事堂议事的资格,与那上卿虞礼阳一般。
  
  在山呼海啸声中,齐国如今最年轻的两位军功侯爷,各自都从容。彼此对视一眼,暂且退在两边。
  
  而此次伐夏主帅,在夏地证道真君的曹皆,便于此时走进广场,登上高台,
  
  齐天子高坐龙椅之上,俯瞰下来,缓声道:“曹卿辛苦。"
  
  曹皆身披甲胄,拱手为礼,只道:“幸不辱命!"
  
  君臣对话只有八个字,但其间彼此交付的信任,尽在不言中。
  
  天子于是一挥袍袖,江汝默再次展开一份诏书,
  
  这是大齐国相江汝默今日亲自宣读的第三份诏书,也是最后一份。
  
  他的面容过于宽厚,他的声音也极温和。然于此时行天走地,雄震宇内一一
  
  “昔年太祖开国,起家不过十一甲,二十一年定山河及至武帝复国,所拥不过三万兵,三十七战复社稷朕初为太子,披甲扫灭四国。大位既临,灭国又七。时有夏帝姒元,横扫宇内,并吞东南,天下莫敢当。
  
  朕提剑以拒,倾国而战,阵斩姒元,扫灭六军,鲸吞东域,得成霸业,齐国自此称东国!
  
  当今大争之世,霸国有六,星罗小国,林立古宗,争杀动辄百万。
  
  天下名将,何如星海?能将百万之师者,也当寥寥!
  
  今有曹皆,能任其事。
  
  引军百万,一战灭夏。全朕旧憾,贯通东南。
  
  如太祖有奉天十臣,如武帝有镇国七将,是朕有曹皆!
  
  以三万户封笃侯,世代袭之!”
  
  曹皆受封三万户世袭侯,一跃成为大齐帝国最顶级的勋爵。以此爵、名、权、
  
  势,自今以后,与镇国大元帅都可平起平坐。
  
  如重玄遵、姜望所封,乃是终身侯,不能传及子孙后代。
  
  而曹皆的这个“笃侯”,则是世袭侯爵。
  
  当然,比之世袭罔替的博望侯、九返侯,还是稍有不如。
  
  因为这是世袭递替,每承袭一代,会降爵一等。
  
  曹皆之子,则为伯爵,子又传孙,则为子爵。
  
  但是这单字侯,又比双字侯显贵。哪怕是石门李氏,可也没有三万户的食邑,
  
  尤其是在这封诏书里,齐天子直接把曹皆比作齐太祖的奉天十臣、齐武帝的镇国七将,那些人物,可都是死后灵位在太庙受香火的。奉天、镇国二殿,就是为这些勋臣而立。
  
  齐天子几是已经言明了,将来太庙必然再开一殿,或与奉天、镇国二殿并列,
  
  或更在其上,而曹皆必然能列名其间!
  
  这不仅仅是无上殊荣,在这伟力浩瀚的世界,更具有非凡的意义。
  
  所谓奉天十臣、镇国七将,因为种种原因,都已经死去。
  
  就如修士越强,一旦受创,便越难痊愈一般。越是强者,一旦身死道消,也越是彻底。
  
  姜梦熊能够翻手镇压两界通道,以灵药当场救活十四。在同样条件下,救一个内府境修士,更难十倍。复生一位神临修士,则是几无可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