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在1982有个家 > 352.我小妹、我侄女、我二闺女

352.我小妹、我侄女、我二闺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涯二号冲破海浪,碾碎秋日的阳光奔驰向清凉岛。
  
  清凉岛跟天涯岛一样,岛上只有一个生产队,叫钟家生产队,以前叫钟家岙。
  
  一个岙字有讲究,沿海一带称山间平地为岙,多用于地名。
  
  由这个岙便可以知道,钟家生产队的地形同样跟天涯岛一样,是从山上延伸至海涂的平地。
  
  有避风的岙口,就有向海的渔家。
  
  钟家生产队是沿海千万渔家村落之一,古朴、陈旧,安静祥和。
  
  天涯二号靠上岛屿西边的码头,码头上正在下船的渔家人便好奇的看,然后很快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是天涯岛的船?天涯岛的船怎么来了?”
  
  “是天涯二号还是天涯三号?开船的是王老师啊。”
  
  有人在码头上热情招手:“王老师你这是被什么风吹到我们钟家岙来了?”
  
  王忆徐徐停下船,笑道:“是顺风吹来了,闻着饭香味过来了。”
  
  船舱里的队长使劲吸了吸烟蒂,说道:“钟家岙,他们改回名字来了?看来也是大包干了。”
  
  漏勺说道:“去年刚大包干,听说弄的不孬,今年有些人家承包了大船捕捞墨鱼赚海了,一个夏天赚了好几千呢。”
  
  他们两人随意聊天,码头上的人便招呼王忆:“王老师你们还没有吃饭?走,正好,我今天回来的晚也没吃,去我家弄一桌。”
  
  “王老师去我家吧,我昨天刚从县里回来,打了一桶好酒。”
  
  王忆笑着摆摆手。
  
  这时候码头边的树荫下,一个身材健美、气色健康的姑娘快步走来向他们招手。
  
  不用漏勺介绍王忆也知道,这就是钟瑶瑶了。
  
  王忆让队长等在船上,他跟漏勺下去,两人各自拎了两个包,带的礼物很过得去。
  
  漏勺这一露面让钟瑶瑶面露惊奇之色,码头上一些汉子也惊奇的上下打量他。
  
  他们认识漏勺,但愣是没有一下子认出他来。
  
  钟瑶瑶抿嘴笑道:“王真平同志,你这是从哪里买来的西服?还真好看呢。”
  
  王忆这是第一次听到漏勺的真名。
  
  他一下子惊呆了。
  
  王——真平?
  
  真字辈的?
  
  他得从辈分上管漏勺叫爷爷啊!
  
  难怪队里人都不叫他的大名而是要叫他外号,说实话他在队里这辈分太高了,王向红都得叫他叔,而他以前在队里很不受欢迎,这样谁愿意把他的辈分给亮出来?
  
  钟瑶瑶又跟王忆握手,落落大方的说:“王老师你好,欢迎你来我们队里,这是?”
  
  “王老师陪我来请你的。”漏勺急忙介绍道。
  
  钟瑶瑶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一丝惊喜。
  
  她跟父母说了想去天涯小学大灶上班的事,她父母也听说了她和漏勺的事——媒婆宋大姑旁敲侧击的给他们打了预防针。
  
  二老很不乐意。
  
  漏勺这人他们知道,名声不好也就罢了,年纪还大,比自家闺女大十几岁,这怎么能成?
  
  他们家里是穷,可人穷志气不穷,他们不愿意让闺女嫁给个老男人,这是丢祖宗十八代的脸!
  
  所以他们不太乐意让钟瑶瑶去天涯小学上班,他们知道女儿去上班是假,要嫁人是真。
  
  这也是得知漏勺要来接钟瑶瑶去上班的事情后,钟家二老让钟瑶瑶传话给漏勺要请他过来吃顿饭的真实目的:
  
  他们想在饭桌上敲打敲打漏勺,打消漏勺的企图。
  
  钟瑶瑶没瞒着王忆和漏勺,这种事也瞒不住。
  
  她领着两人往家里走,路上落落大方的说道:“我爹娘怕我去了你们天涯岛会被王真平给拐走了,他们不愿意让我去,王老师你来了可好了,你现在说话有用。”
  
  王忆笑道:“我说话有什么用呀?我就是在我们生产队说话有用。”
  
  钟瑶瑶认真的摇摇头说:“王老师你可太谦虚了,你带头抓过杀人犯、制止过多宝岛的械斗,听说前两天还去金兰岛救了他们百姓生产队陈进涛的命。”
  
  “你现在是咱们外岛的大能人,大家都知道你有文化有头脑也有本事,谁都想跟你拉近关系,让你点拨一下这以后日子能好过很多!”
  
  王忆客气的摆手。
  
  但他心里还真是对这个评价受之无愧。
  
  他知道未来四十年国家经济市场走势,现在确实可以随便说出一些消息就能让人在未来发财致富。
  
  只不过他自己有秘密,不敢在外面太张扬,所以只是在自家生产队里折腾。
  
  钟家岙的码头在北边方向,方位上是村庄后头。
  
  钟瑶瑶领着他们穿街过巷然后指着前面一座海草房说:“那就是我家,挺寒碜的,王老师你可别笑话呀。”
  
  王忆说道:“你这话可说难听了,好像我们天涯岛家家户户住楼房、好像我不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是资本家似的。”
  
  他们走近屋子,从一扇后窗飘出几句说话的声音:
  
  “……是,我虽然有两年没去天涯岛了,但也听说了他们天涯岛现在的变化,确实日子过的好,办了社队企业,不知道真假,听说还月月给社员发分红?”
  
  “是真的,二哥,我跟他们队里的民兵队长大胆是朋友,在大胆家里吃过几次饭,他们队里日子确实好,所以我觉得瑶瑶过去挺好的。”
  
  这时候一个妇女的声音响起:“就是,我也觉得能去学校厨房帮工比在家里摇橹撒网要有出息。”
  
  先前说话的男声又响起:“就屎?你还就尿呢!他们天涯岛一千多口子人吧?那可是个大生产队,他们队里是缺劳力吗?不缺!”
  
  “所以人家请他们闺女去上班可不是真让她去干活,这是让她过去给他们队里人当媳妇的!”
  
  又有个男声说道:“是,老二这话不假,不过有啥说啥,王家那帮子人有这个问题那个毛病,但都是好人。”
  
  “我跟王向红一起开过会、吃过饭,我了解他这个老同志,你先放心,就算瑶瑶真去,只要她不乐意给他们队里人当媳妇,那他们队里就不会乱来、不会强行留人……”
  
  听着这些话,钟瑶瑶赶紧加快了脚步绕过了巷口。
  
  他一个弟弟此时正蹲在门口树荫下,看到他们回来后‘蹭’一下子钻进屋里喊道:“爹娘,我姐领着两个男人来了。”
  
  钟父、钟母表现的很客气,一起走出院子来迎接客人。
  
  王忆打量两人。
  
  从钟瑶瑶年纪来看两人今年顶多五十岁,很可能是四十几,毕竟往回退二十年那时候结婚早、要孩子要的也早。
  
  可是这两人得用老两口来称呼了,钟母的腰都弯了,头发整理过了,能看到一串串的斑白头发,这说她六十多岁也没人会怀疑。
  
  两人客气的出来然后愣住了。
  
  面前两个男人一个年轻气盛、英俊潇洒,这肯定不是天涯岛的漏勺。
  
  另一个面色红润、身材胖乎,身穿西服、脚蹬皮鞋,脸上戴着一副墨镜就差手里再来一根文明棍了,要是手里再拄着文明棍这活脱脱就是国外回来探亲的侨胞啊!
  
  所以谁是快四十岁的漏勺啊?
  
  这年头戴墨镜是时髦、是先进,所以还没有说见了人不摘墨镜是不尊重人的说法。
  
  漏勺戴着墨镜向两人颔首致意,愣是把二老给整的手足无措。
  
  钟瑶瑶笑着给介绍道:“爹娘,这个是王老师,大名鼎鼎的王老师,你们没见过他但肯定听过他。”
  
  “这个就是王真平同志啦,你们看他胖乎乎的,这绝对是在天涯小学的大灶吃胖的,是不是?”
  
  “那可不是,我从小就胖乎,奶胖,哈哈。”漏勺也笑了起来。
  
  他先回了钟瑶瑶一句,随即上去微微弯腰伸手跟二老握手。
  
  这一伸手西装衣袖后收,露出雪白笔挺的衬衣白袖口也露出手表。
  
  本来准备冷淡处理漏勺的二老当场被整的不会了。
  
  他们尴尬的跟漏勺握手,钟母还下意识的去伸手在围布上抹了抹才去跟他握手的。
  
  钟父又赶紧冲王忆伸出手:“你就是王老师呀?贵客,这是贵客上门了,来来来,赶紧进屋、赶紧进屋。”
  
  钟家没有专门的厨房,就是正屋一进门盘了个灶台,正有个年纪比钟瑶瑶小一些的姑娘在拉着风箱烧火。
  
  灶台在门口这里,往里是客厅,这会一张桌子四周放了椅子,有两个男人正在喝着茶水聊天。
  
  他们看到王忆和漏勺之后也愣住了。
  
  这他娘——
  
  怎么还有一身西服的?
  
  其中一个认识王忆,立马起身冲他伸手:“呀,王老师啊?这不是王老师吗?”
  
  他又对钟父嚷嚷说:“二哥你弄啥咧,王老师今天来你说你不早说?”
  
  旁边的男子跟着跟王忆握手,也埋怨起了钟父钟母:“你俩真是,你说王老师来咱这里你们不早说?早说我带两盒好烟过来。”
  
  漏勺一听赶紧从西服衣兜里掏出香烟递上去:“抽我的、抽我的。”
  
  两个男人瞄这香烟。
  
  红塔山啊。
  
  好烟。
  
  他给三个中年人挨个上烟又挨个点火,表现的很客气。
  
  两个男人对他回应的也很客气。
  
  钟瑶瑶给双方介绍了一下,这两人一个叫钟世兴、一个叫钟金井,其中钟金井是以前钟家生产队的文书。
  
  王忆听到钟世兴这个名字后愣了愣,问道:“你们队里是不是还有个叫钟世平的人——额,他应该现在还是个娃娃?三四岁吧?”
  
  钟金井和钟世兴对视一眼然后摇摇头:“有吗?”
  
  “是二平?不过二平大号不叫钟世平吧?”
  
  这时候钟瑶瑶的父亲倒是说道:“是不是金柱家的那个娃呀?金柱过年回来我听说他儿子叫什么平。”
  
  钟金井问道:“王老师,怎么了?”
  
  王忆说道:“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有一次有人在我们队里看电影提起了钟世平这么个名字,说这个娃娃特别聪明,我这不是当教师的吗?所以就把这事给记在心里了。”
  
  “然后当时那人没说这个钟世平是哪里的人,但我刚才听世兴大哥跟钟世平像是一个辈分的人,于是便多嘴问了问。”
  
  钟金井便说道:“原来是这样啊,那有可能是金柱家的幺娃,等金柱下次回来找他问问怎么回事。”
  
  漏勺问道:“金柱家是怎么回事?他不在你们队里住了吗?”
  
  钟金井抽了口烟说:“嗯,金柱他们家里现在去市里码头干活了,去年队里大包干,然后他家里头承包了一艘船,自己去市里养船了。”
  
  王忆一听这话还真跟钟世平说过的家世有点像。
  
  他问道:“这个金柱同志的母亲是不是做菜的手艺很不错呀?”
  
  屋子里的钟家人便纷纷笑了起来,有的还笑着摇头。
  
  王忆疑惑的问:“怎么了?大家怎么这么笑?”
  
  钟金井弹了下烟灰,不好意思的说道:“金柱他娘是资本家小姐,哪能会下厨做饭烧菜?她是、她是那啥,就是跟男人相处的手艺很不错。”
  
  “算了不说她、不说她,哈哈,王老师你们快坐下、快坐下。”
  
  钟父说道:“说起来金柱他娘好像去了城里后还真又舞弄了一个城里的老头,那老头是城里一个大食堂的大厨师傅吧?我听金柱说现在他们吃的可好了,都是大厨师傅给掌灶。”
  
  钟母点头说:“是,听金柱的意思是他们还准备盘下个门头开个饭店哩。”
  
  “他们家凭什么开饭店?”钟金井不信的摇摇头,“承包咱岙里的渔船这承包费还没有交齐呢。”
  
  王忆听着他们闲聊心里一动。
  
  钟世平还真可能是这钟家岙的人!
  
  他回忆了钟世平的自我介绍,然后其中就有他们家里从改革开放开始养船、他奶奶厨艺好在城里码头开了饭店由此而发家致富的信息。
  
  而根据他对钟世平的了解,这家伙可狡猾了,嘴里实话不多。
  
  那么如果他们家最早开饭店不是靠他奶奶掌灶而是靠他奶奶傍上的城里老师傅掌灶的,这样他的话就说得过去了:
  
  这种事怪尴尬的,他肯定会避重就轻的把家里最早开饭店的功劳挪到奶奶身上。
  
  不过这事不是什么重点,就是让他了解了一个八卦消息而已。
  
  再就是在此时此地得到钟世平的消息,王忆还真有些感慨。
  
  时光太奇妙了。
  
  坐下之后是喝茶,钟金井说道:“你们先等等,这茶叶都是陈茶了,等我回家去拿今年春茶过来。”
  
  漏勺便拦住他说道:“钟大叔你别麻烦了,你看我们这不是过来接钟瑶瑶同志去学校上班吗?”
  
  “我们学校福利挺好,昨天是教师节,我们校长给所有教职工准备了福利品。”
  
  “钟瑶瑶同志虽然还没有去上班,但今年开学我就把她的意向告诉我们校长了,我们校长给她腾出了一个编制,然后昨天教师节也给她准备了福利品。”
  
  他说着打开了一个手提包说:“我说这么一堆话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这些福利品都是生活用品,男同志是烟酒女同志是糖茶,你看我给她把福利品带过来了,里面有茶叶,用我们带来的茶叶算了。”
  
  听了他的话,桌上几个人都吃惊的连连眨眼睛。
  
  钟金井愕然问道:“昨天是教师节啊?现在还有教师节这个说法?教师节学校还给老师发福利品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