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日居月诸! > 第二十章 刀破惊雷 麟霜吟雪 二

第二十章 刀破惊雷 麟霜吟雪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正与兰泽在空中激战的苍独狱瞥见红梅入空,当即明白何故。
  他改换右手持刀,刀刃由下向前上,力达刀刃前部。
  苍独狱手心朝上,刀沿身体右侧贴身弧行,向前撩至体前上方。
  随着苍独狱出招,空中便照应其号令,电划长空霹雳惊鸿,弧光流旋冲向兰泽。
  兰泽凝霜剑起,右手持剑随身而动,低扫一周后抵挡了前方袭击。
  不等喘息,兰泽又顺扫刀势,畅快地接下再从正上方劈来的赤色电流。
  兰泽见苍独狱如星遁行,即刻再旋扫转刀,利锋又出。
  苍独狱侧身躲避,目光落在步步逼迫霏凉的麟霜身上。
  纵使麟霜占据苍独狱心中一席,可大局当前,他毅然选择对麟霜降下一道惊雷。
  电光流转,烟波再起,霏凉与苍独狱交换敌手。
  麟霜左手刀光一闪,挑挡雷电。
  心知来者是谁的麟霜迅速左腿屈膝半蹲,右腿屈膝脚尖虚点地。
  同时麟霜两手向上,向前屈肘划弧环抱于胸前。
  她右手心朝上,左手心朝下,左手以虎口贴住刀柄,肃穆地看着缓缓降落在前的苍独狱。
  此时,麟霜手中的无形风刃吸收了霏凉弥留在上的血液,银色刀刃瞬间显现在手。
  麟霜手中的长刀,刀身一尘不染,重新焕发凛冽寒光。
  “救她的速度挺快。”
  麟霜的锐利锋芒快速回旋,一招一式狂袭苍独狱。
  面对麟霜的讥讽,苍独狱有口难辨:她要是和我有关系,至于对我的伤势不管不顾?
  苍独狱心知自己有外伤在身,又有兰泽所留寒毒未除,面对来势汹汹的麟霜,自己一定要格外小心。
  毕竟麟霜的吟雪刀,从不留情,更不留心。
  他没有了过往的游戏心态,现在的苍独狱,比以往都更加认真。
  苍独狱明白,他不能败给麟霜。
  至少,他不能以这样糟糕的状态,败给自己心念的麟霜。
  要败,也该是以最好的状态迎战,心服口服的败在麟霜的刀下。
  即使苍独狱力挽狂澜,可随着寒毒蔓延,他也逐渐感觉自己力不从心。
  麟霜眼见时机不错,立刻转换攻势。
  麟霜边挡苍独狱沉闷扫刀,边舞刀花后退。
  在麟霜一个后空翻后再度落地时,便见麟霜右脚在前左脚在后,双手握刀于腹部。
  她眼神一冷,风息自她身躯迸发,席卷周遭水汽,令本是落雨的战场飘起了雪花。
  苍独狱心下一惊,亦是同她一样,双手握住刀柄。
  一妖一魔,屏息运招,杀气冷冽。
  不知最后一刻,将是谁能夺魄逼命。
  “银麟踏白烟,流霜追花谢。”
  一声默念语毕,麟霜倏尔爆发。
  她那傲然不拔的身影,快过雪花飘零,舞刀步履不留痕迹。
  麟霜手中的吟雪刀,叩风问命,霜雪化作无声锐锋,冲破苍独狱的雷霆重劲。
  苍独狱的右肩再次遭到霜冻创伤,肩膀涌洒的血液,为麟霜手中的吟雪刀增添了生命的温度。
  真冷啊。
  无声的叹息在苍独狱的心中响过。
  苍独狱连翻后退回击,却怎么也躲不开纷飞飘零的雪花,怎么也避不开雪虐风饕的严寒。
  对方虽未一式取命,但苍独狱明白,他与麟霜之间胜负已分。
  手持吟雪刀的麟霜双唇未动,她见苍独狱双手已冻成紫红,再观其状态,俨然难敌自己。
  铛!
  吟雪刀再次落在苍独狱两手相持的刀柄,麟霜仅用三成功力,她便可感到与自己对峙的苍独狱双手微抖。
  麟霜停下脚步,即便她双唇未动,声音也渗入了二人之间的萧萧落雪:“你不投降吗?”
  苍独狱看了一眼麟霜身后,见魔兵足迹已向城池蔓延,才凝望梳着雪白发髻的麟霜。
  她的双眼依然是那么冷呢,明明是那么温暖的绿眼。
  苍独狱回顾着眼前钟情的麟霜,对待他,对待魔族,他爱的麟霜向来都是这么无情。
  五百六十一年前,苍独狱便知晓,这双春意盎然的碧眼中全是暮雪,所思所念皆是暮雪。
  而他的身影,也只有在这时,只有在他与麟霜互为劲敌时,苍独狱才能成为眼前这双眼中的唯一。
  苍独狱灰紫的嘴唇如飘摇的叶片微微颤抖。
  若非遭遇兰泽创伤,他应当不会在麟霜面前这般窘况吧。
  成败已定,生死由麟霜,由他心中的所爱决定。
  或许,也是一种荣幸?
  苍独狱心余力绌地抵御着麟霜的压力,但仍是对麟霜侃侃而谈:“吟雪刀饮下我的血后,会让我的影子,留在你的眼底吗?”
  麟霜傲然屹立,然而苍独狱的话,让麟霜心中闪过一声轻雷。
  面前的苍独狱半掩面容,他覆面面具下的眼神,却让麟霜似曾相识。
  五百六十年前,她的暮雪谈及成为暮涯的魔尊时,暮雪也是这样的眼神:凄凉、无奈又柔情。
  尽管如此,麟霜还是面不改色。
  她对苍独狱的由衷之言充耳不闻,继续冷淡地说:“与你的仇,不及生死。若投降,你还能继续做你的魔界御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