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日居月诸! > 第二十二章 晓风残月,枫红星晖 二

第二十二章 晓风残月,枫红星晖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元玉山内,原本封印魔刀的石窟已然崩塌。
  乱石横错的土地上,刀光、利剑、焰火凶如浪潮,翻天覆地,让空中朗月都不再耀眼。
  斗了半天,我见魔刀分毫未伤,反观我方众人疲敝。
  气得我懊恼不已,一边嚷嚷一边奋力地锤击自己的胸口:“你们这么下去,没有尽头!能不能都闪开让我来!?”
  要不是因为暮涯和暮雪,本该属于自己的护身血莲,也不会与魔刀产生关联,血莲更不会拼力护佑早已不再是暮涯的魔刀。
  可恨!
  暮涯与暮雪的情念虽令我感慨,可……可如今,这些羁绊演化成魔刀的助力,让孤身奋战的魔刀更加猖獗。
  这到底是,这暮雪对暮涯的情意,倒让现在的我有些反感。
  况且现在的我,面对拥护魔刀的血莲一筹莫展。
  书上说的还有点道理:情到发狂成痴,也是一种病,得治。
  可是我要如何斩断这种理不乱的情愫?
  只要众人联合攻上魔刀,血莲便自行一次次护佑魔刀四周;而每当此时,战外围观的我就会心悸不已,身心倍感煎熬难受。
  身边的玄尹觉察到这一变故,本还赞同我为主要战力的他马上转变想法;甚至因此,他干脆在旁守着我,阻止我上前。
  见我屡屡反驳,玄尹还开口劝慰我:此时在旁解难魔息蛊惑,更为关键。
  明明我是现在最有能力全面压制魔刀,本应该是我首当其冲在眼前的四位面前,由我全力对抗魔刀。
  结果,我现在反而沦为后方协助战力?
  这样的安排让我十分不满,十分不理解。
  若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在我的连番追击下,魔刀与我的关联是否会因我的意志而产生改变?
  暮涯他,暮涯与暮雪已逝几百年,绵延这么久的情愫也该做个了断了?
  我不过是与暮雪容貌相似,是她遗留在世间的孩子,就算暮涯的意志还残存魔刀,暮涯他也应当……明白我不是暮雪?
  越想我越觉得,在旁边协助的自己十分无用。
  于是我几度按耐不住心中斗志,因为战况胶着与大家的疲敝而焦虑,屡屡上前以身挡刀。
  结果每当我做好空手接住魔刀的攻击时,我总被眼前正与魔刀战得激烈的几位发觉,并且被这几位默契地推开。
  为什么?
  为什么都要制止我接近魔刀?
  纵使魔刀有心计,可以我的能为,还不足以压制它?
  大家到底在顾忌什么?
  为何要如此偏袒对待我?!
  玄尹的开导又开始在我耳边重复,我却再没有心思去聆听。
  次次庇护魔刀显现的血莲对我所产生的心悸绞痛,我都可忽略不计,为的是自己能为抵御魔刀出力,而非成为众人保护牵挂的对象。
  我本为斩杀魔尊的暮雪的后代,既有能为亲临现场,为何却演变成被众人排挤在外,遭受如此待遇?
  云昱、玄琰、东陵以及一个我不认识的赤燕,想想看,最少也是六次了?被他们接二连三地,把冲入战局的我,推至在乱石上打坐休整的玄尹身边。
  我想到首次与魔尊交锋的掌掌相对,初次应对化身云坤的魔尊,我都可不费吹灰之力创伤魔尊。
  现在面对魔刀,面对魔尊的本体,面对毫无附庸者的魔刀,难道不正是我大展身手的时候吗?!
  结果目前的我,只能和受伤的玄尹师兄待在边上,以术法协助众人不受魔刀意志侵蚀。
  这让我如何不郁闷,让我如何不心烦?
  我看着他们四位有来有回战得疲惫,魔刀气定神若。
  出招时,魔刀刀刃上的血光频闪,在我看来都像是它在对一旁的我挑衅嘲讽。
  玄琰喘着粗气双手持剑,再次接应下魔刀一击,她面向魔刀大声冲我解释道:“玄璃,麟霜说过,你若接触魔刀便是中计。”
  随着玄琰语落,一直在身边,同样制止我参与对峙的玄尹也对我进行又一番劝阻:“玄璃,你也说了你与魔刀的关联,你稍安勿躁,待我……”
  还不等玄尹说完,我便急不可待地打断了他的话:“玄尹师兄你再说我就要哭了,你还等什么等啊?你没看到玄琰东陵都疲惫了吗?他们的左右手,身上的伤痕都在慢慢增加……大不了我和暮雪一样,和他同归于尽,或者我耗费一切再将它封印不就完事了?师兄你看看,大家的攻击已经几番被魔刀前的血莲吸收了。”
  我虽着急地跺脚,但我心思仍关注前方的一举一动。
  话语间,我手中的动作未停,我熟练地运力迅速将两手轮转,唤化出四条金龙辅佐与魔刀对峙的四位,以免大家遭受魔息侵扰。
  玄尹欲言又止,他眉头紧锁地看着前方魔刀以静制快,以刚化柔。
  深知久战不利的玄尹,其实也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让玄璃进入对战。
  “小丫头,要听麟霜前辈的话,不然……”
  赤燕话没说完就赶紧侧身,躲开纷飞袭击他的刀光,紧接着他双刀在手如流水般顺畅,大幅度再次与其他人一同劈杀魔刀。
  面对四方夹击,空中枫红耀身的魔刀力提内劲,血莲再度绽放周身。
  与此同时,魔刀身如火焰大作,乍时,刀身嫣红冲天掩盖月色,催魂断生路。
  血光弥漫,笼罩住本如枫叶的魔刀,让人难以分辨魔刀动向。
  烟波中的魔息愈加血腥,我连忙紧跟大家的攻势运招,金光上手。
  就在我要迈步倾力出招时,却被身边的玄尹猛推到左侧:“玄璃小心!”
  玄尹突如其来的一掌令我措手不及,我在零乱的石堆上连翻后退,左脚一崴,重重地摔在了棱角错杂的石头上。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就见眼前一红,热血飞溅,淅淅沥沥地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魔刀不知何时飞驰而来,刺入了本不站在我位置上的玄尹。
  “师兄!”我放声大喊,奋力起身奔向玄尹师兄。
  “师父!”
  玄琰与东陵亦感知到危险,二人立刻朝我们飞身而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