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红楼之挽天倾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王夫人:三品诰命,可比四品诰命好听多了

第五百二十七章 王夫人:三品诰命,可比四品诰命好听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荣国府,荣庆堂
  
  贾母正在与薛姨妈、王夫人等人说着话,下首处的绣墩上,凤纨、钗黛、迎春、探春列坐相陪着。
  
  因为凤姐的逗趣说笑,厅堂中欢声笑语此起彼伏,就连王夫人那张不见往日笑纹的脸上,也见着浅浅笑意。
  
  宝玉则坐在黛玉跟前儿,围拢着黛玉说话。
  
  至于贾政,则是去了梦坡斋的小书房,接受着一众清客相公的庆贺。
  
  因为贾政今日心情还算不错,在陪着贾母用***后,对宝玉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其吃***后,没有让其去祠堂跪着。
  
  当然也是等贾珩回来,说不得要开祠堂祭祀祖先,里面跪着一个宝玉,算是怎么回事儿?
  
  “老太太,太太,珩大爷和大姑娘来了。”
  
  就在荣国府一片喜气洋洋时,一个嬷嬷进入厅中,禀告道。
  
  贾母面上喜色流溢,笑吟吟道:“正说着话,珩哥儿就过来了,鸳鸯,去找人唤着老爷过来。”
  
  鸳鸯笑着应是,然后去了。
  
  王夫人脸上的喜色恍若乌云蔽月,敛去了些微,伸手接过丫鬟银钏递来的茶盅,放到唇边抿了一口。
  
  那位珩大爷终于来了,虽她这次勉强承他的情,但这也是她应得的。
  
  不能在府中训斥这个,训斥那个,又阻挠着大姑娘的婚事,结果不干一点儿好事儿吧?宝钗凝眸看向屏风方向,心头也有几分期待。
  
  只见不多一会儿,一个着石青色长衫,头戴蓝色方巾,身形頎立的少年,首先映入眼帘。
  
  在少年一旁落后半步,一个着粉红色袄裙,葱郁云髻之间别着金色步摇的女子,雍容雅步,款步而来。
  
  不得不说,经过宫廷礼仪的熏陶,如论形态优美,府中甚少有如元春这般端庄仪态,几乎将丰盈、雍容的身段儿展示得淋漓尽致。
  
  贾珩回来时,倒并未穿着蟒服,而是在晋阳长公主府上换了一身锦袍。
  
  “珩哥儿。”贾母见到贾珩,脸上堆起笑意,唤道。
  
  贾珩恭敬行了一礼:“老太太。”
  
  贾母见到这一幕,笑着点了点头,更是心花怒放,这样的族长上哪儿去找?
  
  哪怕现在身居高位,仍对她恭敬着,更不必说团结宗族,友爱族中子弟,并未忘记宝玉他老子。
  
  不知为何,忽而想起贾珩曾经教训宝玉时,说的那句“不负宁荣两支棠棣之情”,只觉字字如金石,掷地有声,言犹在耳。
  
  其实,这就是贾珩为何帮着贾政仕途的用意,既为一族之长,拥有权力的同时,也拥有着对等义务。
  
  否则教导宝玉、训斥王夫人,在元春婚事上的话语权从何而来?
  
  “好,好,珩哥儿快坐。”贾母心绪有些激动,连连说道。
  
  贾珩倒能理解贾母的一些激动情绪,从贾赦父子被流放后,荣国府就陷入了一种不尴不尬的地步,贾母面上不显,但其实是对荣府前途担忧到寝食难安的状态。
  
  尤其是东府又是封爵,又是一品诰命,结果反观西府,流放的流放,要丢官儿的丢官儿,心里能不犯嘀咕?
  
  先前任凭贾珩话说得再漂亮,也难掩一个事实,相关举措没有落地。
  
  贾珩落座下来,瞥了一眼在黛玉跟前儿说笑的宝玉,问道:“老太太,二老爷呢。”
  
  宝玉:“???”珩大哥什么意思?瞥他一眼,然后问着老爷?嫌他碍眼了是吧?
  
  黛玉素来敏锐,星眸熠熠闪烁,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心头不由生出一股好笑。
  
  贾母笑道:“他等下就过来,珩哥儿这次没少费心思吧?”
  
  “也没有费多少心思,说来都是老爷时运到了。”贾珩面色沉静依旧,许是口中有些咸,就端起一旁的茶盅,咕咚喝了一口,解解渴。
  
  这会儿,坐在王夫人下首(本章未完!)
  
  第五百二十七章 王夫人:三品诰命,可比四品诰命好听多了
  
  的元春,也不知怎么的,见着贾珩喝茶,捏着的手帕的玉手就是一颤,秀眉下的美眸涌起一股润意。
  
  “宝玉他老子先前不是在工部待着?我还以为升着一品为郎中就不错,珩哥儿怎么想着到通政司去了?”贾母惊喜问道。
  
  也是想就此问问贾珩的用意。
  
  王夫人闻言,面色虽不在意,其实支棱着耳朵听着。
  
  贾珩沉吟片刻,说道:“老爷去通政司还比工部要好很多,工部事务繁多,虽油水丰厚,可那都是官帑,而咱们家并不缺这些银子,再说老爷在工部衙门一直待着,也需得其他衙门磨勘转任,以后仕途才能平顺许多。”
  
  凤姐笑道:“老祖宗,那些监造皇陵的官儿,往往出身小门小户,寒窗苦读那么多年,一朝得了势,可不就大捞特捞?现在好了,为了那么点儿银子,做下错事,反而丢了身家性命,老太太您说何苦来哉?”
  
  贾母点了点头,说道:“凤丫头说的是这个理儿,咱们虽是中等人家,但也不缺那万儿八千两银子等着去养家糊口。”
  
  薛姨妈笑道:“老太太这话说的,如是老太太都是中等人家,我们都是小门小户了。”
  
  众人闻言都笑了起来。
  
  贾母又问道:“珩哥儿最近在督办的案子,现在是怎么说的?”
  
  “那些官吏,现在都被关押在诏狱中,老爷这些年不贪不占,两袖清风,也算正得其时了。”贾珩点了点头,叙道:“至于工部一司郎中,位卑事繁,忙于案牍,未必如通政司这等九卿清贵部衙的副手清闲,通政司上传下达,老爷在其间也能多结交一些同僚,了解诸省民政,开阔眼界,都是好的。”
  
  凤姐笑道:“老太太听听,珩兄弟考虑的多周全?我当初就说珩兄弟是个心头有数的。”
  
  拜不得不说,有凤姐这等暖场王在,气氛就不会冷起来。
  
  “今个儿我问过宝玉他老子了。”贾母笑了笑,说道:“他说这通政司右通政,是没有那么多职责干系,比之工部的差事要轻松许多。”
  
  正说话间,外间嬷嬷笑道:“老太太,老爷过来了。”
  
  贾政听说贾珩回来,第一时间就离了梦坡斋,向着荣庆堂赶来。
  
  这时,宝玉面色顿了顿,面上浮上一丝不自然。
  
  湘云笑了笑道:“爱哥哥,今个儿老爷高兴,未必拿你做筏子呢,倒不用老鼠见了猫似的。”
  
  少女笑意娇憨,苹果脸一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天真烂漫的笑容颇有感染力。
  
  宝玉也有些看呆了神,讷讷道:“云妹妹说的是。”
  
  黛玉拿着手帕掩住嘴儿笑着,心道,宝二哥还真是这个性子。
  
  宝玉听到黛玉的轻笑,也回转过神,满月脸盘儿现出笑意,挠了挠头。
  
  他欣赏那些美好的女孩子,只是如赏花览月。
  
  不多时,贾政进入厅中,先是朝着坐在上首的贾母行了一礼,道:“母亲。”
  
  贾母笑道:“这不,珩哥儿过来了,你们说说话,对了,珩哥儿刚才说着通政司的事儿,你们商量商量。”
  
  贾珩这时也看向贾政,唤道:“老爷。”
  
  “子钰。”贾政面上带着浅浅笑意,唤了一声,然后落座下来,说道:“明日去通政司,子钰可有什么提点的没有?”
  
  “老爷言重了。贾珩道:“只是本本分分做事就好,旁得也没什么。”
  
  在贾母以及还有数道有意无意的目光注视中,贾珩想了想,描绘了一下蓝图,叙道:“老爷在通政司,我想着也不会徒长,等一年半载,京察大计铺开,地方官儿势必有不少被黜落,那时,老爷在通政司磨勘过,如才干优长,加之清廉公正,或许能外放至藩司参政或者臬司按察使,这是三品的官儿,那时就是服绯袍的***了,哪怕在神京城中,也能称上一句***显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