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兴汉室 > 第五十九章 夏阳扶荔

第五十九章 夏阳扶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异音同至听,殊响俱清越。”————————【石门岩上宿】
  
  悠扬的琴声在树林间的某处响起,琴音依旧清越悦耳,清风依旧在林间穿梭伴奏,然而少了一人清唱的歌喉,倒更显轻灵飘逸。
  
  扶荔宫主要是用来种植南方佳木异树的园囿,占地虽广,但建筑却不多。由于这里秋季的银杏受皇帝喜爱,上林苑令甚至请少府拨了笔款项,将扶荔宫的几处台阁基址稍稍修葺,以供皇帝随时游憩。
  
  董皇后一行人走在几株枫树下,百无聊赖的赏着枫叶,她一点儿也不喜欢眼前这些呆板笔直的木头。皇帝这次说是带掖庭诸人出来散心,说到底还不是为了满足宋都的愿望?一想到这里,董皇后内心便嫉恨无比,如今宋都的肚子一天天的变大,皇帝流连在宋都宫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饶是宫中新选了一批采女,也仅仅只是将其中一个吴苋封为宫人——这还是看在其叔伯吴匡为国捐躯,死在交州的缘故。
  
  长御有些愤愤不平,一边搀着董皇后,一边抱怨似的说道:“瞧她来时一路上得意的样子,不过坐在后面的车上,笑声却能传到前面来!”
  
  董皇后默不答语,她走到一株高高的枫树下,终于像是耐不住性子,停下了脚步,冷冷的问道:“少说些闲话,命你打听的事呢?做了没有?”董皇后挣开长御扶着的手,往旁边轻挪了半步,侧对着长御,长而圆的面容沉了下来,不怒自威。
  
  她的语气非同一般的冰冷,似乎在极力克制着某种常年维持的冷静情绪,隐隐间更是有种杀意,哪怕是初夏的季节,长御迎上董皇后的这道目光后也仍不可避免的抖颤了一下。她迅速的低下头去,语速极快的说道:“殿下的嘱咐,奴婢岂敢不效力的?自从宋贵人有孕之后起,奴婢每天都会过去问候起居,贵人虽的不乐意见奴婢,但也不敢驱逐,奴婢这才得以探听张望……”
  
  董皇后听着对方絮絮叨叨的诉说苦劳,重重的舒了口气,没有言语。在其身后有一名身材娇小的宫女却在此刻迎了上来,主动又体贴的搀起了董皇后的手臂,此人正是郭女王。
  
  只听长御接着说道:“后来,奴婢侥幸寻到一名宋贵人宫中的宫婢,仔细打听了一番。原来在最初,国家与宋贵人敦伦之前,先饮了酒。”
  
  “我本也觉得奇怪。”董皇后静了片刻,终于抬抬手,示意一干随侍宫人往远处散去,直到他们走到视线所及、而又听不到的地方,她这才对长御说道:“陛下昔年曾对本宫谈起,人尚未长成,便着急敦伦,会极大的损伤身体基本。是故本宫与……”她说到这里时,忽的收了口,冰霜似的脸上居然有一丝消融的迹象:“宋贵人比陛下要小一岁,如今却已然怀孕。若非是陛下食言,那就是当晚难以自控,不得而为之。”
  
  她的想法颇有一番自我宽解的味道,当初皇帝与她说好了要等待长成才能夫妻敦伦,董皇后照搬了,如今宋都却俨然推翻了皇帝先前的说法。除非是皇帝故意拿这话哄骗董皇后,不然,就是宋都用了别的法子让皇帝禁不住诱惑,将那番养生的话抛之脑后。
  
  董皇后自然不肯相信是皇帝哄骗了她——这样只会让她对宋都愈加妒恨。而这些年的同床共枕,董皇后也算是了解了皇帝不少生活习惯,皇帝不酗酒、不好色、更从不尝试新奇的食物,每隔几天就会在上林苑与一干殿前郎骑马射猎,近年来还找华佗学了五禽戏,每日清早演练不辍。这种种做派,董皇后实在不能不把皇帝所言‘人为长成不宜敦伦’的话当真,是故排出这一点因由之后,能够让皇帝对宋都心起欲念,付诸行动的,必然是有外力作祟。
  
  这个外力,想必就是那酒了。
  
  “陛下极少饮酒,便是正旦大朝受百官朝贺,也是微醺而已。”董皇后疑心道:“当晚究竟是何事,竟然喝成这样?”
  
  “这正是要禀报殿下的了!”长御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她面色不悦的看了郭女王一眼。
  
  董皇后会意,她在心里踌躇了一阵,郭女王这些日子以来甚是聪明懂事,小小年纪,用起来却比任何人都要贴心。只是她虽是自己家里送来的,但并没有经过时间的考验,还不能断定对方的忠心。想到这里,董皇后留意到长御的脸色,语气一宽,对郭女王说道:“郭照,你先退下吧。”
  
  “谨诺,走了这么久,奴婢刚好想为殿下烹碗茶喝呢。”郭女王很爽快的答应一声,毫不拖泥带水的转身欲走,似乎对此事不感任何兴趣。
  
  董皇后看了她一眼,淡淡吩咐道:“嗯,多烹一些,陛下常夸你烹的茶好。”
  
  郭女王屈膝行了一礼,步履盈盈的转身退下了。
  
  长御深深地看着郭女王离去的背影,忽然对董皇后提醒道:“此人入宫之前从未听过善烹茶……烹茶一道,还是这几年从高门大族里才传开的,郭照一直在董府,以前如何学得?必是入宫之后,见上有所好,着意专攻此道。此女年纪不大,心计却深,殿下不可不防。”
  
  “我会放在心上的。”话是这么说,董皇后却没有太把郭女王当回事,对方只是一个宫婢,家道中落,纵然有些姿色,但尚未长开,谁还能瞧上她?而当务之急,还是要议论宋都如何魅惑君王的事:“刚才没说完的话,你接着说。”
  
  长御这回不敢卖关子,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奴婢寻到的那名宫婢每日只是洒扫庭除,无法进得内室,奴婢也是许诺了让她到椒房殿来,其这才愿意打听。那碗陛下与宋贵人饮酒,酒不过寻常酿造、量不过一爵,最后却……其中关窍,便在盛酒的酒器。”
  
  “酒器?”董皇后疑道:“酒器有何不同之处?”
  
  “据说那是一只南海产的香螺,足足有手掌大,是宋贵人之父从宫外送来的珍宝。”长御顺着这条线很快便打听清楚,轻声说道:“宋贵人倒是不如何,反倒是其身边的郭采女却珍而藏之,谁也不许碰,往常也不见用过,唯独陛下来的那天便借着庆贺东征大胜的由头用了……这里头就是蹊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