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撒野 > 曹阿明被追杀细节之一

曹阿明被追杀细节之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夤夜,据说是阴气最重的时辰,闹鬼的时辰。
  
      天上挂着月亮,世界却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吱——”锈蚀的门枢发出撕裂般的呻吟,门打开,黑暗便被扯开一个洞,洞口射进惨白的月光,照出一格格深不见底的台阶。
  
      他身背行囊出现在洞口,迈步踏向台阶,洞口在他身后倏然合拢,世界重归漆黑。黑暗中,响起他从容而铿锵的脚步声,“咣!咣!咣!……”在空旷里回响,一声一声,仿佛在叩击地狱大门。
  
      空气在震荡,灵魂在颤栗,四周鬼哭狼嚎,此起彼伏……
  
      音乐声飘出,鼓点托着低沉的贝司送来michalejackson的一首《thriller》:
  
      it'sclosetomidnight
  
      andsomethingevil'slurkinginthedark
  
      underthemoonlight……
  
      歌中之意大致是:午夜降临,邪魔潜伏在黑暗里,月光下……
  
      黑暗的墙角里,幽幽飘着一对“鬼火”,有东西“嘎吱嘎吱”不知在咬噬什么。黑暗和光亮的交界处,一堆垃圾,散发着腥臭和酒气,旁边匍匐着一只猥琐的“小鬼”。
  
      这小鬼上半身隐没在黑暗中,眼睛于是能莹莹发光,下半身却撅在亮处,昏黄的灯色下,它屁股上两块猩红的疤显得格外地可怖。这“小鬼”,竟是一只脏兮兮的广西猴。
  
      猴儿摆出这样的匍匐姿势,一般是为了抢夺食物。此刻,它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正轮流不歇地往嘴里塞着零碎,饿死鬼投胎一般,腮帮子都鼓出一对球了,还在不停地吃。它吃的就是这堆腥臭的垃圾。
  
      从广西十万大山的林子里,这猴儿千里迢迢被绑架到长江边的这座城市打工卖艺。它须每天在这里整晚整晚地奉献“街舞”,主人收获一枚枚硬*币,它却除了这些垃圾什么都得不到,即便如此,连吃垃圾的时间都仿佛没有。现在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往肚子里填点食物,心里却仍然踏实不下来,眼珠子总是转个不停,无辜而无奈的眸子里,永远写着慌张纠结,随时警惕有敌人会抢夺他的吃食。
  
      黑暗里有食物的诱惑,也有着不可知的危险。
  
      黑暗里果真有几千只眼睛正盯着这猴儿,那是一只苍蝇的复眼。造物主总是公平的,虽然给了苍蝇一副猥琐、肮脏的躯壳,却同时还赐予它复眼这种超级神器,使它具备了敏锐的视力。只要旁边的大排档不打烊,哪怕只有一星半点光亮,无数的复眼就能复制出无数个“纳米灯泡”,使它可以看清楚周围的一切。
  
      可今天这只苍蝇好像没用好它的超级神器,居然不小心被龙虾壳困住了手脚。这堆龙虾壳,就是猴儿面前的垃圾,散发出的腥臭和酒气,让苍蝇和猴儿都垂涎三尺。
  
      苍蝇胡乱地揉*搓着腿上的绒毛,不住地挣扎、扭动着屁股,翅膀耷拉着,有些萎靡,它好像跟猴子一样地纠结不安。这小家伙今晚或许视力真的出了点问题,也可能运气太差,像没了头一样很鲁莽地扎进了龙虾壳残留的汤汁里。此地人吃龙虾口甜油大,粘呼呼的汤汁里还混杂着辣椒、残酒、口水……它就不幸中招了。
  
      此刻这只苍蝇非常想给翅膀一个加力,尽快摆脱这种粘稠的困境,去做一件比觅食还要重要的事情。它灵敏的感官已经捕捉到几十米之外还有一样诱人的东西,是一坨新鲜的猪粪,那是它肚子里的蝇卵们最理想的窝。
  
      苍蝇知道,卯时快到了,宰猪的人该来了。宰猪时附近所有的苍蝇都会赶来抢吃那热乎乎的猪血,然后给肚子里的孩儿们争地盘,那将是一场残酷的恶战。所以,它必须早早地去将那坨猪粪先占了,然后找个有利地形休息一下,恢复体力,等待新的战斗。
  
      那肥猪却很从容,仿佛很乐意把自己献出去,做明天锅里的鲜肉,这对它来说似乎是神圣的一件事,为此,它要净身沐浴。所以它先排空了肚子,然后在泥坑里撒欢、打滚,享受它有生中最后的也是最快活的污浊和腐臭,还不时“哼哼”两声,以示满足。
  
      然而苍蝇不敢像猪那样撒野,因为它的翅膀一加力,那动静比猪“哼哼”的声音刺耳多了。猪的“哼哼”代表享受和满足,使人昏昏欲睡,相反,苍蝇的“嗡嗡”代表忙碌和欲望,会惊醒睡着的人。所以它不敢动翅膀,只能停留在这一堆粘稠里,磨拳擦脚,做着准备。
  
      不一会,猪大概折腾累了,停止了“哼哼”,四周于是更加地安静,连空气都死了。死一般的寂静,使苍蝇更加地不敢轻举妄动,它须继续在黑暗中耐心等待,等待一个声音的出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