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撒野 > 1 天呈异象树丛夜降小男*婴

1 天呈异象树丛夜降小男*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笑风,青年画家。

    曹阿明,夜总会男妈咪。

    奇怪的是,曹阿明竟做了林笑风的师傅。

    当然,这是后来的事了。

    眼前的情况是,这二人一个活不见人,一个死不见尸。

    林笑风生死未卜,有人干脆说他已经死了,躺在医院的太平间,等着家属来领走尸体。

    而曹阿明,三年前就传说死了,却连个尸体都没找到。

    两个素昧平生且社会角色如此悬殊之人,如何后来成了师徒?

    其中的原委说来话长,而且离奇曲折,三言两语当然是讲不完的。

    这里且先说说师傅曹阿明的来历。

    据网络上一个叫“半死不活”的大v的爆料,曹阿明的来历,简直叫人瞠目。

    曹阿明从降生于世的那一刻,就叫整个峻水城瞠目。那是三十多年前峻水城的一段鬼故事。

    掐指算一算,时间上差不多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峻水西南城有一家“夜总会”,深夜里溜出来两个小姐在河边偷偷解手,竟解出一个小男*婴来。

    诡异的是,两个小姐都没有身孕,小男*婴仿佛是自己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这个小男*婴便是曹阿明。

    第二天,小男*婴的事风一样地传遍全城,经过人嘴一发酵,简直成了一篇恐怖故事,而且十分淫邪,少儿极不宜。所以,不便直言,即使是“半死不活”这样的大神,也只敢点到为止了。

    那是打春之后没几天,那夜的月亮很古怪,峻水人都这样传的,像吹足气的皮球,又大又亮,把个峻水城照得明如白昼,且仿佛越吹越大,随时可能涨破,叫人提心吊胆,害怕不知哪一刻那“皮球”被吹破了,天空重归黑暗,整个峻水城便会被深空吸走。

    深夜两点半左右,突然,天上无声地打下一道闪电,随后不知哪家的小孩发出凄厉的一声啼哭,接着仿佛全城的小孩都跟着哭,伴随着四面八方的狗一起狂吠,树上的麻雀也都发了疯地扑棱棱飞起,黑空中还有不知名的恶鸟在“哇!哇!”呱噪,听着瘆人,脚底下似乎有火车隆隆而过,似乎顷刻间就要地震了。

    这时,“小香港”两个“丫头”正好来在地面上透风。刚刚跟客人做完事,二人本想上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不料碰上如此鬼异的情形,顿时吓得尿急。因为怕地震又不敢回去上厕所,二人便手拉手就近钻进树丛里,裤子一褪便蹲下解手。

    解着解着,忽然一人对另一人尖叫:“呀,死鬼,你挠我做啥么?”

    另一人说:“不是我啦,是你……你屁股下有东西啦。”

    丫头往下面一摸,竟摸出一只婴儿手,撅腚一看,胯裆下的草丛里竟白花花躺着一个光身子小人,好像她解手解出一个婴儿来啦!奇怪的是,这孩子不哭不闹,初春之夜,依旧冷风彻骨,他光着身子竟不知寒凉,只顾咧着嘴,笑嘻嘻直朝她那地方看。

    这丫头吓得“呀”一声惊叫,连裤子都忘了提,躬着腰就蹿出树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